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南京论坛

检察官余红:用人间真爱去救将死的心

作者:admin     时间:2020-08-12 10:38:27  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  

法庭上,国徽高悬,庄严威仪。余红信步走上公诉席,身姿苗条,时尚靓丽,面色冷峻,眼神犀利。庭审开始,她起身发言:“我受检察院指派,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席法庭支持公诉,并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……”

这是江苏“最美法治人物”、检察官余红的日常,以公诉人身份参与庭审平均每月三至四次,屈指算来二十多年了。铁腕办案,温情传世,是这位女检察官留给记者最深的印象。

采访余红前,记者对她了解并不多,但她曾经办过的一个案件,拉近了记者和她的距离感——南京江宁饿死女童案。2013年的6月21日,未婚妈妈乐燕,将两名年幼的亲生女儿独自锁在家中长达一个多月,其间自己在外游戏吸毒玩乐,导致孩子饿死家中。

大案轰动全国,群情激愤,压力可想而知,余红经过缜密的工作,最终让这个“魔鬼妈妈”得到了应该有的惩罚。铁腕,是记者对这个身形娇小的检察官的第一印象。

除了新闻报道过的内容,在“最美人物”采访现场,两个不起眼的细节,打动了记者。第一个是两个孩子其中小的才一岁多,居然已经会自己穿衣服了(事后从乐燕口中得知)。

“孩子在最后的日子里,都是顽强地自己照顾自己,坚持了那么久,要是生命可以再顽强一点点就好了……”说到这些细节,哀伤的表情爬上了这位检察官的脸。

第二个让记者意外的是,采访现场,这位检察官却对“魔鬼妈妈”乐燕抱着深深的同情。案发后一周,余红提前介入到案件之中。第一次提讯,给了余红深深的挫败感——女童的母亲乐燕的态度相当消极、破罐子破摔。

连续几个夜晚余红都彻夜难眠,一边是眼前不断浮现的案发现场,一边是乐燕毫无负疚感的模样。“我觉得她简直不是人。”随着案件的深入,余红渐渐找到了打开乐燕心结的钥匙:有着魔鬼外表的乐燕并非魔鬼,她也会产生负疚感,她的悲剧来源于另外一个悲剧,她没有爱延续给孩子,是因为她完全不懂爱,她的成长没有接受过爱。

乐燕也是个非婚生子女,生下来后,父母就没怎么管过她。小时候的乐燕,由外婆抚养长大,4岁时,妈妈把她抱到南京爷爷家后,转身就走了。从此,乐燕再没见过妈妈……

“她不是魔鬼,她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去爱,也不知道什么是爱。”找到了原因的余红,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,在帮乐燕过了人生第一个温暖的中秋节后,乐燕打开了心结,接受了这位大姐。

女童案开庭时,包括30余家媒体在内的近百名人员参与了旁听。庭审接近尾声,被告人乐燕流下了悔恨的泪水,她向公诉人表达了感激之情。最终,乐燕被判了无期徒刑。

“这是我公诉生涯中最沉重的一次。”余红说。记者能感受到,余红对乐燕这个大孩子,抱着深切的同情,这个感情是真的,一点不虚假。那么亲手将同情的人送到无期徒刑的状况,会是什么样的感受?

“这就是我们,无论有多少复杂的情感,我们的第一要务都是维护法律尊严。”余红办案,在法律的严峻之外,还有一层情感,这几乎和法律一样有效和重要。

送一些人到该去的地方,是检察官的职责,然而,利用情感感化,让人真的迷途知返,真心改正错误,这也是一件重要的事。“我们这个职业,接触的负面东西太多,比如乐燕,她处在温情和人间真爱的禁区里,我们就是要做这个通道,吸取正能量,然后将这些温情亲情温暖,传递到乐燕这样的爱的禁区,融化她们的寒冰。治病救人,其最高的境界是救心,心死则一切没有意义。”

据悉,此事之后,余红将思考汇聚笔端,写下《大力加强公共监护与社会机构监护》等文章,在院领导的支持下,南京市检察院向南京市人大递交了关于制定《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》的立法建议,由江苏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批准,于2016年5月1日起施行。